PO- 分卷阅读49_姐夫总是干她
海里小说网 > 姐夫总是干她 > PO- 分卷阅读49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PO- 分卷阅读49

  

  姐夫总是干她?作者:一戳就咬人

  喜悦,梁邵阳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,一把将沈嘉

  琪拽出店门:“你怎么能喜欢其他男人?!”瞬间醋意大发。

  “只是个人偶,我就觉得它好看而已。”

  沈嘉琪的手被他拽得疼,不满地小声嘟囔,“松手!姐夫真是小气,连人偶都不让人看一眼……”

  “不准用那种小迷妹的眼神看别的男人、男性、所有雄性,有机的、无机的都不行!明白了吗?”梁邵阳凶神恶煞。

  “喔……”

  沈嘉琪揉着手腕低头,素来乖顺的她,此时眼里有小小不服气。

  这时,一个捧着一大堆玫瑰花的女孩走了过来,扫了一眼旁边的沈嘉琪,甜甜地向梁邵阳绽开笑靥,噼里啪啦一通话砸下

  来:“大哥哥,给小姐姐买支花儿吧,小姐姐那么漂亮,美女就应该配鲜花,我这卖得可便宜了,20块钱一朵,香槟玫瑰,

  代表我第一眼见你就为你深深着迷,一见钟情,钟情一生。”

  沈嘉琪面红耳赤地移开视线,正好瞥见旁边的一对刚刚买了玫瑰的情侣。

  那女孩子手里握着玫瑰往男生头上轻轻敲打,男生笑着一边说“媳妇别闹”一边缩头躲避,打情骂俏间,那脸上幸福的笑容比

  玫瑰花更鲜艳。

  沈嘉琪眸色一滞,暗想,自己跟姐夫永远也没有办法这样,正大光明地打情骂俏……她算姐夫的什么人啊,泄欲工具?追求

  性爱刺激的玩物?

  梁邵阳注意到她低落的表情,掏出手机就要付款买花,沈嘉琪连忙阻拦,向卖花的女孩慌忙解释:“我跟他不是一对儿。”

  “嘻嘻,小姐姐别害羞了,刚才大哥哥说的话我都听见了,什么‘不准你用小迷妹的眼神看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雄性生

  物’,哇~~~大哥哥对你占有欲那么强,是因为爱你爱得深啊。”卖花的女孩一张小嘴巴巴地,挤眉弄眼可劲儿说,“小姐

  姐,你可别跟他闹别扭了,这么爱你的男人我求都求不来,羡慕死你了,你要好好珍惜啊。”

  是么?沈嘉琪一怔。

  可是,真正爱她,难道不应该尊重她的喜好么?难道就是这样蛮不讲理地不断欺压她?

  梁邵阳对卖花女孩淡笑:“你多少支玫瑰,我全要了。”

  “哇,真的么,那我给您打个折,凑个吉利数字,就1314块钱好了!”卖花女孩满脸美滋滋,“祝你们白头偕老,百年好

  合!”

  梁邵阳也不算钱,不顾沈嘉琪的阻拦,爽快地付了款,卖花女孩连声感谢。

  正在这时,沈静怡快步走了出来,视线牢牢盯自己的老公和妹妹二人,还有那一束耀眼的玫瑰上。

  姐夫提离婚、她收到姐夫的暖心礼物做春梦、被卖去给别人做老婆冲喜奸淫

  沈嘉琪怕得立刻缩回手,只见姐姐甜滋滋望向姐夫,道:“邵阳,咱们都结婚那么久了,你怎么突然这么浪漫,还给我买玫

  瑰,我好开心啊。”

  说着就把那一大捧香槟玫瑰抱进了自己怀里,深深地嗅了一口,甜得她眼里都在发光,转头望向沈嘉琪,“嘉琪,我就说了

  吧,你肠胃不好最近又经常不适,就不该喝冰可乐,你好点了么?”

  卖花女孩旁观着这三人,愕然睁大眼睛,脸上笑容逐渐消失。

  沈嘉琪低下头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  那一瞬,她眼底的情绪,被梁邵阳敏感地捕捉到了心里。

  他眼里看着这姐妹二人,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,心中的决定慢慢成形。

  几天之后。

  沈静怡一早上起来,看到一条沈嘉琪昨晚发的信息,说她以后周末要去找兼职实习,积累社会经验,暂时就不来姐姐家里了。

  她一边回信息,一边下楼来到餐厅,梁邵阳没有用餐,却端正地坐在餐桌前。

  “老公,怎么这个点还不去上班啊?”沈静怡惊讶地看向餐桌,眸光一亮,“诶,肠粉,你亲手做的?”

  “知道你这个点起床,趁热吃吧。”梁邵阳一边翻着晨间新闻一边温和道。

  “怎么突然给我做我最喜欢吃的早餐?难道……今天是我们的什么纪念日?”沈静怡满脸喜色地落座,“让我想想,是……”

  “静怡,我本来想发信息告诉你的,但想想还是应该当面跟你说。”梁邵阳严肃地打断她。

  “什么?老公你说。”沈静怡迫不及待地抬眸。

  梁邵阳脸色淡淡道:“我们从前签订的婚前协议,如果任何一方有了心仪的对象,都有权力立刻终止我们这段婚姻……”

  “老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沈静怡瞳孔骤缩,刚才还欢欣喜悦的脸,瞬间血色全无。

  “静怡,我有喜欢的人了,我想跟她在一起,我们,离婚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餐厅里一时静默,风摇动阳台的陶瓷风铃,细碎作响,如同什么不可见之物破碎的声音。

  与此同时,大学宿舍内。

  沈嘉琪满脸情潮,被困在了一个春梦中。

  她在一米宽的宿舍小床上翻来覆去,睡裙下两条圆润细白的腿夹着旁边BJD娃娃冰冷坚硬的腿,不自觉地在那环保白肌腿上蹭

  着自己双腿间的私处。

  内裤底下已经湿透了,发热的花穴正在睡梦中不断分泌出蜜汁,越蹭越是瘙痒难耐,不满足,微张的小嘴在睡梦中溢出隐约的

  细小呻吟。

  “你们听,沈嘉琪在哼哼什么呢?”室友抿唇发笑,“不会是病了吧?”

  昨天,一个一米多高的快递箱邮寄到了学校,沈嘉琪一打开,发现里面竟然是她在人偶店看中的那个蝉衫麟带的翩翩美男子!

  姐夫……不许她看一眼这个男娃娃的小气姐夫,居然把娃娃买给她了?

  姐夫怎么改变主意的?

  沈嘉琪想不明白,愈发决定要远离姐夫,于是给姐姐发了短信,说自己周末要去兼职实习。

  晚上把人偶放在床边睡觉,人偶身上有股特别的香味……沈嘉琪闻着闻着,就做了春梦。

  春梦里面,她生活在古代,是个出生贫贱的小姑娘,被爹爹卖到了一户姓梁的有钱人家。

  那梁府的老爷已年过花甲,疟疾缠身,久治不愈,大夫说,必须给他买个小妾来冲喜。

  这古代人什么脑回路,一点也不科学!

  可沈嘉琪没有反抗的余地,被强行推进小花轿,从偏门抬进了梁府。

  婚礼上,锣鼓喧天,宾朋满座,沈嘉琪偷偷掀起红盖头,偷觑一眼自己身边的新郎,两鬓斑白、病体衰弱的六旬老人连茶盏都

  捧不稳当,不断咳嗽着,吓得沈嘉琪浑身一颤。

  她不想嫁给这种老头子,她想逃……

  偷觑间,她的视线穿过人群远望,忽地看到了一美男子,摇着扇子,面如冠玉,目如朗星,十分眼熟,似乎……好像是姐夫梁

  邵阳。

  姐夫旁边还坐着个吃酒投壶的少年郎,温润稚气,衣着青衫,一笑就露了一排白牙齿,长得好似是学长程洋。

  沈嘉琪一怔,正要想起身求助,一下子被旁边的丫鬟摁了回去,盖

  χǐáōsんùō(]說)。ùκ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ailiang9.com。海里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hailiang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