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癫狂的冯易遥_穿书七零:娇妻有亿点甜
海里小说网 > 穿书七零:娇妻有亿点甜 > 第188章 癫狂的冯易遥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8章 癫狂的冯易遥

  医生的诊室里还有病人,被冯易遥这么大声吆喝的吓了一跳。

  “按照医嘱吃药,有什么不舒服随时来复查。”

  医生没有看冯易遥,继续把眼前的病人看完。

  “谢谢医生。”患者点点头,走出去的时候还看了冯易遥一眼。

  冯易遥现在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的什么目光看她,她把检查报告一把拍在医生的桌子上,满脸怒容。

  “你解释一下,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,我明明怀孕了,你却给我出未孕的检查报告,是不是有人让你这么做的?!”

  冯易遥的话让医生眯眸,上下打量了她一下。

  “我是医生,我的检查,诊断都是依据事实,我不会听任何人的,你的血液里,没有任何孕酮的存在,不可能会怀孕,我出未孕的检查报告,有错吗?”

  医生看着冯易遥说道。

  “可是我的月经明明推迟了很久,我也有恶心想吐的感觉,怎么可能是未孕?那我为什么会有这些反应?”

  冯易遥是指紧握,她实在太在意这个孩子了,不说别的,如果这次自己真的进去了,有这个孩子保护,她也不会吃太多苦头,这一切都是自己精心策划过的,所以,她才敢公然找到江鹿鸣。

  “月经推迟并不能说明就是怀孕,它受很多因素的影响,这个中学的生物课应该学过,还有恶心想吐,那都是你自己的感觉,没有医学知识上面有,只要恶心想吐就是怀孕了。”

  医生边整理自己的桌子边说道。

  “你是个庸医,我要去院长那里告你!”

  冯易遥实在不能相信,这一切只是自己的想象而已,医生的意思她可能根本就没怀孕,这怎么可能。

  “随便你。”

  医生起身走了出去,工作人员走过来。

  “医生您好,请问冯易遥是怀孕了吗?”

  “没有,检查报告你们需要的话,可以再去护士那里取。”

  医生点点头,离开了,工作人员刚带冯易遥进来时,就说明了自己的身份,因此,医生也很配合。

  冯易遥走了出来,“我要找院长,这是个庸医,她根本就不会检查!”

  冯易遥气冲冲的对工作人员说道,本来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取代柳疏桐,谁知道搞了半天,连自己怀孕这件事都没达到,她怎么能接受。

  “冯易遥,韩医生是城南县医院妇科的主任医生,甚至在省城都很有名,她亲自来做这种小检查,不可能会出错,请你不要再闹了,现在跟我回审判庭。”

  工作人员严肃的说道,冯易遥这样诋毁一个知名的专家医生,影响很不好。

  “你们说她是专家我就相信啊?我现在就是对检查结果怀疑,我一定要重新检查!”

  冯易遥不依不饶的说道。

  “好,我带你去另一个医生那里重新检查。“

  工作人员没什么表情的说道。

  就这样,冯易遥来到了另一间诊室,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,这看着还挺靠谱的,依旧是那些检查流程,抽完血后半个小时取检查报告。

  然而拿到报告的时候,冯易遥恨不得直接撕掉那张纸,这份报告和上一份一样,都是显示自己未孕!

  “她们都是庸医,冒充什么知名专家,我要换医院检查!”

  冯易遥彻底的崩溃了,其实她从心底也相信了,自己可能真的没有怀孕,可是她真的接受不了。

  没有怀孕,也就意味着江鹿鸣他真的没有碰自己一下,那个招待所的服务员说的是真的。

  他在自己去找他的时候,还找了两个真人躲在一边看着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喝下了那杯带着药水的水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做梦,他这是有多恨自己!

  “冯易遥,你不要再闹了,现在拿着检查报告和我回去,把所有的事交代清楚,争取一个宽大处理。”

  工作人员严肃的说道,冯易遥整个人似乎都没什么力气一样,靠在走廊的椅子上,双眼无神,难道重生以来的这一世,还是自己错了吗?

  她一步步的计划,一步步的钻营,从十岁就开始部署,为什么还是输给了柳疏桐那个贱人!

  还有江鹿鸣,他难道真的没长心吗?他看不出来自己对他的情意吗?自己捧着一颗真心,就被他踩在脚底下践踏吗?

  招待所的服务员,只有他能安排,也就是说,她进招待所的当天,就掉进了他设的陷阱里吗?

  不,她要去找他问个清楚,为什么要这么残忍!

  殊不知,如果江鹿鸣不对她残忍,那么可怜的就是柳疏桐了。

  工作人员带着冯易遥回到了审判庭,将她的身体检查报告交了上去,全场哗然。

  搞了半天,冯易遥根本就没有怀孕,那她刚刚一副坚定自己怀了江鹿鸣的孩子,这也太离谱了吧?

  “冯易遥,你还有什么说的吗?”

  “是,没错,这些事都是我做的,是我从黑三那里买的药,加了十足十的蛇床子,就是为了找机会给江鹿鸣下药。

  哈哈,我不应该追他去省城,我应该在村里就给他下药,让柳疏桐亲眼看着,她心心念念的男人,是怎样把我压在身下的,哈哈哈……

  那个场面一定很震撼,我就喜欢看到她那张脸上,露出悲痛欲绝的表情,从小就这样,是我做的又怎么样,我只恨自己的计划没有实施好,没有让他们都死!”

  冯易遥双目赤红,似乎有些疯癫一样,出口的话让大家震惊,只有江鹿鸣,一直是平静的样子。

  “江鹿鸣,你为什么不要我,我到底哪里比柳疏桐差?从上一世你就这样,眼里永远只有她,没有我!

  你知不知道,我有多爱你,我从上一世,追你追到这一世,为了你,我来到这最穷苦的地方下乡,就是为了能和你多接触,让你爱上我,可是你呢?你为什么就要对我这么残忍!”

  冯易遥不甘心的说道。

  然而她的话让大家更震惊了,她说的什么上一世?那是什么意思?

  “冯易遥,你不要在这里耸人听闻,如果你不想好好交代事情,我们可以直接宣判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