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第四世 ·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_九世情缘
海里小说网 > 九世情缘 > 第七十六章第四世 ·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七十六章第四世 ·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

  下人带来的消息让张财主大为吃惊。冷静后,他便认清了形式,对林幻的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

  “我和贵帮的关系非常的融洽。只因今日府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以至于阁下上位帮主,我竟没有祝贺,是我的失误,我给帮主赔罪了。”张财主赔笑道。

  “我能见你家小姐吗?”林幻问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“怎么?有困难吗?”

  “帮主,我发布的告示你也看到了,我女儿不幸中毒,至今昏迷不醒,怕是不能见你。”张财主说,“你虽然撕了告示,我不会怪你。这件事情,还请帮主你从长计议。”

  “我要进你家小姐。”林幻坚持说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张财主目视韩大夫,韩大夫起身说,“我也要看看小姐体内毒性的进展了。既然他想看看小姐,便跟我去吧。”

  得到韩大夫的允许,张财主便不再阻拦了。

  韩大夫在前面带路,林幻跟着韩大夫穿过了一个圈门,顺着一个游廊,行到尽头,左拐便进入了后院,后院西厢房便是大小姐的房间了。

  到了房间门口,韩大夫敲门,不多时,门开了,小环站在门内。

  “韩大夫,你来了。”小环侧身,让韩大夫进了房间。随即,小环看到门外的林幻。她惊问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 韩大夫进屋后,便去观察玲玲的病情了。

  “我听说你家小姐病了,我就赶来了。”林幻说。

  小环上下打量着林幻,问:“不可能,我家老爷怎么会让你这个乞丐进府呢?”

  “因为我这个乞丐对他来说还有一点点的用处。”林幻进屋后,径直来到了床前,他看到玲玲躺在双手,闭上眼睛,脸色苍白。韩大夫拿起玲玲的手臂,挽起玲玲的衣袖,林幻看到玲玲的手臂变成了蓝色了。

  “韩大夫,小姐啥时候能醒过来?”小环问。

  “闭嘴,”韩大夫冷冷的说,“我告诉你多少次了,我诊病的时候,你不要说话。”

  被韩大夫训斥了,小环心里不悦,但她不敢反驳,只能撅着嘴巴,表示自己的不满。林幻拉了拉小环的衣襟,给小环使了个眼神。小环便跟着林幻来到了门外。

  “小环姐,到底怎么回事,我前天离开的时候,你家小姐还好好的在,怎么才过了两天的时间,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林幻问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小环不悦的说。

  “我是……”林幻本想说他是玲玲朋友,可他转念一想,他只是一个乞丐,哪有资格做玲玲的朋友呢。不要说小环了,便是他自己,也会耻笑自己了。

  “你家小姐是我的恩人。”林幻想了想说,“那天晚上,若非你小姐心底善良,放我出去,我现在怕是被关在监狱里了。做人不能没有良心,你家小姐曾对我好,我不能不记着她的恩情。我这次来,便是要报答你小姐对我的宽宏大量之恩。”

  “你说的可是实话?”小环问。

  “我发誓,我要是有一句假话,我不得好死。”林幻举起左手,郑重的说。

  “哎,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。他要是有你一半的善良,小姐也不会造这种罪了。”小环说。

  林幻听出小环是话里有话,他忙问:“你说的他是谁?”

  “我说了吗?”小环装作无知的样子说,“没有吧。我记得我啥也没说呢。”

  “小环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不说实话,你是不是要眼看着玲玲断气啊?”林幻怒道,“你是张府的丫鬟,你跟了玲玲这么多年,她可曾亏待过你?就算是不为了玲玲,为了你自己考虑考虑,你也应该祈祷玲玲能醒过来。”

  林幻的话击中的小环的软肋。小环虽然是个丫鬟,但她不傻。正如她自己所说,她是被家里人卖给了张府做丫鬟。然后,她的运气很好,被玲玲收作了贴身丫鬟。这几年,虽然她名义上是丫鬟,可玲玲从没有把她当做丫鬟看待她们两人关系,更像是闺蜜。

  如果,玲玲有了不测,她的生活将会坠入万丈不复之境。

  小环之所以不敢讲实话,是因为她怕“他”加害她。

  “你是我家小姐什么人,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小环反驳道。

  “好啊,你既然不想告诉我,我就去把你家老爷喊来,让他询问你。你可别怪我没有事先警告你,你家老爷要是知道你撒谎了,他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林幻说。

  “你只是一个乞丐,就算是告诉了我家老爷,他也不会听你的话。”小环说。

  “我是乞丐,但我不是毫无用处的乞丐。”林幻反驳道,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告诉我,他是谁?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就去找你家老爷了。”

  林幻转身走了三步,小环喊住了他。

  “我告诉你,你能不能不告诉老爷?”此刻,小环已经没有的方才的霸气了。

  “我尽量不告诉你家老爷。”林幻说,“不过,我得把丑话说在前面,要是玲玲能醒过来,万事大吉,要是玲玲醒不过来,我就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了。”

  “我不怪你。”小环说,“要是,小姐有了不测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  “你连死都不怕,还怕什么呢?告诉我,他是谁?”林幻问。

  “他郑德圣。”小环说。

  “郑德圣又是谁?”林幻追问。

  “郑德圣是郑举人的儿子。”小环说。

  郑举人的名号,林幻是有所耳闻。在这个城市里,有文化的读书人本就不多,做举人的才子更少了。是以,郑举人在本地人心中威望很高。不要说普通的平民百姓了,便是府衙的知府见了郑举人也要礼让三分。

  像郑举人这样高贵的身份,他儿子自然也非凡人了。张财主虽然家庭殷实,但他祖上并未出过读书人。像郑举人这样的文化人,是看不起张财主的。是以,当林幻听到玲玲和郑举人的儿子有关系时,他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“你家小姐足不出户,怎么认识了郑德圣?”林幻问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“都快要出人命,你还不说吗?”林幻怒道,“小环,你是不是想害死你家小姐啊。”

  “你不要胡说。小姐对我很好,我怎么会想害死小姐呢。”

  “你既然不想害死你家小姐,你就快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。”林幻说,“你家小姐现在昏迷不醒。时间对于她来说就是性命。你每耽误一秒钟,你家小姐就有一分的危险。”

  “我家小姐是在半年前去观音庙上香时遇到了郑公子。”小环说,“因为小姐的母亲去世的早,每个月的初一,小姐都会去观音庙上香,为夫人祈祷。那天,小姐上完香,正要回府。路上,遇到一匹受惊的马,小姐为了躲避那批马,不小心摔倒了。”

  “然后,郑公子就出现了。郑公子伸出手,扶我家小姐站起来。他怕我姐小姐受伤,便又陪着小姐去看了大夫,确认没有受伤后,郑公子便送小姐回府了。”

  “对于郑公子的热情和细腻,小姐很是感激。我是小姐身边的丫鬟,更是小姐的心腹,小姐心里怎么想,我是知道的。从观音庙回来,一连好几天,小姐都是茶不思饭不想,我便知道,小姐对郑公子有意思了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