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保释_南北悬案
海里小说网 > 南北悬案 > 第140章 保释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40章 保释

  “你就什么?你在案发地点已经承认了你要推夏听锦,蒋明湛你们蒋家还想一手遮天吗?官商勾结吗?我看浔溪的警局要好好查查了,不然某些人还以为这是他们家开的。”北伊打断蒋明湛的话,都证据确凿了,还在想着威胁警察。

  “我,我要找律师。”蒋明湛被堵得无话可说,搬出来律师,蒋家有一个律师团队,蒋明湛意识到自己有了危险,从被带走到现在蒋阳庭都没有派人过来,他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,难道他要被当成了弃子吗?

  蒋明湛正在不安地想着,张风敲了敲门走进来:“蒋明湛的律师来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北伊看了眼蒋明湛,起身去外面。

 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,身后跟着拿着公文包的男助理,两人都坐在会议桌旁。

  北伊走过去:“你好,我是负责这件案件的警察北伊。”

  “我是林衍枫,蒋家的律师,蒋明湛先生的事情由我全权负责。”林衍枫露出一个职业的微笑。

  “林律师啊,蒋家和姓林的还真是有缘啊,一个林局长,一个林律师。”北伊听到姓氏故意说道。

  林衍枫倒是不在意北伊的话,从助理的手上接过公文包,掏出一份文件:“这是蒋明湛先生的精神鉴定报告,他有精神病,忧伤过度加重了他的病情,所以他才会做出今天的事情。”

  北伊明白了,林衍枫来这么晚,原来是去伪造鉴定报告了,蒋阳庭还真是一个湖,让人造了鉴定报告,不过也没有用,蒋明湛他也带不走。

  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北伊,林衍枫倒是有些不解,他了解的事情不多,现在也没有见到当事人,难道里面那位已经承认了吗?

  “我要见我的当事人。”林衍枫先行提出来。

  北伊带着人过去:“就在审讯室,林律师可以好好了解你当事人的事情。”

  时闻野也走了出来,几人都到了监控室看着里面的谈话,蒋明湛看到林衍枫的那一刻就觉得他得救了,甚至忘了他做的事情已经被人抓到现行了。

  因为蒋明丞不是蒋明湛害死的,所以要赶紧处理这件事情,他们必须要回到蒋家解决更麻烦的事情。

  林衍枫没有出声,只是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字,北伊看着他的行为说道:“还真是一个湖。”

  两人就用笔交流,林衍枫看着蒋明湛说的事情,心里有些不妙,蒋明湛这是被人逮到了,而且还是一群警察看到了,想要完全脱身是不可能的事情,需要刘局长的帮助。

  林衍枫联系了蒋阳庭,说明了事情,蒋阳庭自然不想自己儿子有牢狱的记录,所以在第一时间找了林衍枫,草草的吃完饭后,找到刘局长说了自己儿子的事情,当然不会说自己儿子要杀人。

  刘局长知道事情后已经开着车往回赶,他也给时闻野打电话,但是时闻野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,刘局长一时不知道北伊是不是把蒋明湛带到了他们警局,但是林衍枫的电话让他确认了。

  林衍枫的助理一直在门口看着,看到林局长的时候,赶紧走上前:“林局长您终于来了,林律师在里面等您。”

  北伊那句话说的没错,林局长和林衍枫有亲戚关系,和蒋明湛的妻子林碧澄有关系,只不过林碧澄和林衍枫的关系更加近,是堂兄妹,所以林衍枫要全力把蒋明湛带出去。

  林衍枫按辈分自然比林局长小,林衍枫的父亲虽然不是林局长的亲兄弟,但是林衍枫也是称他一声大伯,林局长瞪了一眼时闻野,带着林衍枫回到他的办公室。

  “这件事情什么情况?”林局长看到北伊他们就觉得头大,这群人怎么阴魂不散。

  “蒋明湛不过是不小心推了一下夏听锦,她没有受伤,外面那些人死活不放人,大伯您身为局长,怎么能放任外人在这里胡作非为呢?”林衍枫不忘加一把火。

  他原本想从夏听锦身上找突破,夏听锦很听夏岚的话,肯定不想让夏岚为难,但是夏听锦见都不见他,北伊给出的说法就是夏听锦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不能见到外人,需要静静的休息。

  林局长气得一拍桌子:“这群人越来越过分,你将蒋明湛保释出去,什么都没发生他们在这里计较什么。”

  林衍枫听到这句话就放心了,有了警局局长的允诺,今天先将蒋明湛保释出去,让夏岚说服夏听锦不要追究蒋明湛,民不究他们还能做什么。

  在得知蒋明敬才是那个杀人凶手之后,蒋明湛到底会怎么样可以先放一边,蒋家的事是一件大事,北伊也知道夏听锦没有发生什么,而且夏听锦还是蒋家收养的女儿,他们也肯定会从夏听锦这里下手,这个结局北伊想到了。

  “在保释期间,蒋明湛不能出了浔溪,否则按逃犯处理。”时闻野面色严肃的看着林衍枫和蒋明湛,如果不是北伊要钓大鱼,他今天就要和这两个人死磕了。

  北伊和张风看着蒋明湛,又同时闻野说道:“看来我们也不必留在这里了,什么东西!”

  说完,北伊带着人气愤的离开。

  林衍枫带着蒋明湛离开,时闻野以护送夏听锦为理由开着车跟在后面,北伊几人提前上了车,所以林衍枫并不知道他们会跟着,还以为北伊几人真的离开了浔溪。

  蒋家的客人都离开了,夏岚已经知道蒋明湛被保释出来,蒋阳庭看着面色不好的夏岚,只能劝道:“这就是一个误会,你好好劝劝听锦,她也是我们蒋家的孩子,明湛怎么会害她呢?”

  夏岚手里握着的手绢都被汗水浸透了,她自然知道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,蒋明湛就是想要害死听锦,但是完颜萱也同她讲了,蒋明湛不是凶手,另有其人,一定不能暴露。

  夏岚将自己的愤怒压下去,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:“我自然知道明湛不会害听锦,但是听锦也差点受伤,如果不是有警察路过那里,听锦也会受伤,她自然心里后怕。”

  蒋阳庭见夏岚退步,他就放心了,夏听锦那孩子一向听夏岚的话,很尊重夏岚,蒋阳庭帮夏岚理着青丝:“我知道你不好受,但是明丞走了,我们的其他孩子不能再出事了。”

  夏岚低着头,眼里闪过一丝恨意,她的孩子只有明丞和听锦,一死一伤,她能不伤心吗?

  太阳落下山的时候,蒋明湛回了家,一回来就被叫到了书房里,劈头盖脸的一顿骂:“混蛋,怎么说听锦也是要入蒋家族谱的人,你居然对她动手,啊!要不是她没事你会好好的站在这里!你看看你大哥成熟稳重,你就不能学学他。”

  蒋明湛原本心情就不好,挨批就算了,又被拿出来和大哥比,尤其是想到了刚才来的时候碰到了严诚,严诚告诉他之前和他去了一趟纺织坊很是有兴趣,以为要和他合作,没想到居然换了人。

  蒋明湛越想越生气,直接就顶了回去:“大哥,大哥,父亲您就只知道大哥,大哥的股份是多少,我的又是多少,您把大活都交给了大哥,我呢?就处理一些小单子,您从小到大就偏心,您还怪我,怎么不想想您做了什么!”

  话刚说完就被蒋阳庭打了一巴掌,这一巴掌打的十分响亮,疼到蒋明湛觉得半张脸都麻了,之后就是火辣辣的疼。

  蒋阳庭捂着脸,惊讶的看着蒋阳庭:“从小到大,您会罚我们,但是从不会扇我们巴掌,现在,呵!”

  蒋明湛看着一旁站着的蒋明敬:“既然大哥这么厉害,那大哥就好好的谈成这一笔大单。”

  说完蒋明湛就离开了书房,关门关的十分响亮“嘭”的意思一声巨响。

  蒋阳庭气的头晕,跌坐在椅子上,指着门口的方向:“这个逆子,逆子啊!”

  蒋明敬及忙安抚道:“父亲不要生气,一定要保重身体,二弟不过是今天遭遇的事情太多,一时生气才会顶撞您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