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里小说网 > 三国之龙图天下 > 第十章 漂白 一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章 漂白 一

  “什么,占领县城?小兔崽子,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牧山闻言,楞了一下,一双铜铃般的双眸瞪大,狠狠的刮了一眼的牧景。

  他们可是一群山贼,可以说是流寇,所谓流寇,就是流动的草寇,自然是干一票就走了远远的,决不能在一个地方逗留,躲开南阳郡兵的主力。

  难不成就凭他们这点兵马,还想立足在舞阴县城吗?

  这就有些异想天开了。

  要知道,他们这些人不仅仅是普通的山贼,而是当年残留下来的黄巾余孽,还举着黄巾旗帜,整个南阳郡,甚至整个天下都容不下他们,一旦占领县城,四面八方的汉军都会来剿灭他们,必死无疑。

  所以就算想要归降都不可能。

  “爹,我们借一步说话!”

  牧景抬头,目光看了一眼大堂上十几个的官吏,目光从李严身上略过,有些幼稚而老成的面容却变得平静下来了,然后对着牧山低声的说道。

  “还借一步说话,文绉绉的,说出去人家都不敢相信你牧景是我牧山的种!”

  牧山想了想,对这个儿子的想法他还真不敢小觑,毕竟这一战能这么顺利,他这个儿子可是有九成的功劳的,他挥挥手:“雷大嘴,进来!”

  “大当家!”雷公一直在外面待命,听到牧山的声音,连忙从外面走进来,拱手说道。

  “你看好他们,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任何人伤人,他们我留着还有用!”

  “诺!”

  雷公点头,眸光凶狠,一扫而过,冷冷的看着十几人,十几个官吏顿时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口。

  牧山和牧景联袂走出了县衙大堂,前后走进了县衙大堂旁边的一个小偏厢,关上门之后,牧山才对着牧景说道:“小兔崽子,现在可以说了吧,老子倒是想要听听,你有什么高见!”

  “爹,先消消气,不要生气啊!”

  牧景堆起笑脸。

  “哼!”

  牧山坐下来,翻了一个白眼,冷哼一声,道:“老子给你的军令是让你押解所有俘虏返回蘑菇山,你却擅自带着俘虏来了县城,还让我们蘑菇山一千多号人都来了县城,可知道这是违背军令,军令如山,要是当初渠帅还在,他早就砍了你的脑袋了!”

  “爹,蘑菇山如今已经彻底的暴露了,我们如果率人返回蘑菇山的后果不也是等死吗!”

  牧山低声的道。

  “你说的,为父何尝不知道,可是如果留在县城我们就不是在等死了吗?”

  牧山闻言,面容凝重,沉声说道:“景儿,你可知道如果我们率兵占领县城的后果吗?”

  当年他们举兵起义,在渠帅的一呼百应之下,兵马数十万,瞬间占领了宛城,然后打下了整个南阳,遥遥呼应天下黄巾,相信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,一心想要改朝换代,那是何等的辉煌,但是当他们面对汉军的进攻,不到几个月的时间,几十万大军就已经溃败了。

  其中最根本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们占据了县城却在县城没有一点点的根基。

  如果能住在县城,他自然也不想让那些老弱妇孺住在山上,在山上饥寒交迫,有一顿没一顿,这日子有多难过他占据知道,但是县城不是这么好占领了,城中大户基本上有私兵,他们不欢迎,视自己为草寇,城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正义之师里应外合的攻打他们。

  以他们如今的兵力,占领县城的后果,不出一个月的时间,就是必死无疑,全军覆灭。

  若是如此,他宁可继续当流寇,最少能活下来。

  “我自然明白!”

  牧景点点头,道:“爹,我知道,如果我们擅自占领县城,就是造反,郡中兵马会立刻攻打我们,南阳甚至整个荆州都会讨伐我们,以我们的兵力,必然必败无疑,到时候甚至全军覆没!”

  “你既然知道这个结果,那你为何还要劝为父占领县城?”牧山皱眉,他这个儿子倒是心思通透,很多事情他即使不说,他应该也能想的明白,他只是有些好奇,既然明知道这个结果,他为什么还要之占领县城。

  “爹知道,蘑菇山暴露了,但是我们并不止蘑菇山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,大不了我们换一个地方,有了粮食,我们就能熬过这个冬天,就能活下来!”牧山继续的说道。

  “然后呢?”牧景问道。

  “然后……”

  “爹,我们这些人一天没有安定下来,一天就是一群居无定所的流寇,一群天下人都不欢迎的流寇,只能沦为丧家之犬!”

  牧景面容正色:“我知道爹的想法,爹认为蘑菇山既然暴露了,我们可以另外再寻找一个的山头立足,但是长期下来,我们始终是奔波四方的流寇,只能背着一个被追杀的名头,山上那些老的小的,自然煌煌不得终日,这样的日子,我不愿意过下去,也不允许我们的蘑菇山的人过下去!”

  “景儿,如果有其他的选择,你以为爹就想要的这么奔波吗?”

  牧山苦笑:“可是当我们黄巾大军败亡的时候,有些结果就已经注定了!”

  这世界有一句话,成王败寇。

  他们黄巾军失败了,自然就是流寇,一群不受朝廷欢迎的流寇,会一直被朝廷通缉的流寇,他们只能东躲西藏,只要能生存,他愿意东躲西藏。

  “爹,以前没有机会,但是现在不一样,现在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!”

  牧景双眸之中爆出一抹精芒,低声的说道:“也许我们日后能堂堂正正的在县城生活下来!”

  “什么机会?”牧山询问。

  “一个能让我们蘑菇山上所有人脱离流寇身份的机会!”

  牧景自信的说道。

  自从他们这群人被生存的压力逼迫的从蘑菇山上下来之后,牧景的心中就已经有了这个念头。

  流寇是做不得。

  因为流寇早晚会被剿灭的。

  刘备何等的雄才伟略,可也因为流亡多年,一事无成,最后要不是的有西川这块宝地,能不能成就大业,还很难圣说。

  他们必须要脱离黄巾余孽这个身份,不然他们根本无法立足南阳郡,也根本无法立足在这个世界上。

  ……

  县衙大堂之中的。

  舞阴县衙十几个官吏在的雷公凶神恶煞的眼神之下,一个个都有些的战战兢兢,唯有县令蔡图勉强够稳定,主簿李严都有些心慌。

  “朱县丞呢?”蔡图突然问道。

  “县尊大人,他应该早得到风声,返回朱家了,朱家为舞阴第一世家,家族之中尚有数百私兵,在他看来,朱家比我们县衙安全的多了!”李严冷笑的说道。

  当今天下,皇权削弱,世家坐大。

  特别是黄巾起义之后,各地以剿灭黄巾乱贼为名,有些家族已经光明正大的坐拥私兵,算得上乃是手握雄兵的一方诸侯,只要等到合适的时机,就会揭竿而起,争霸天下。

  而舞阴县,城中的乡绅豪门不少,其中还有不少坐拥兵马,当初蔡图能借兵四百,就已经说明问题的,而朱家,家族之中佃户长工这些青壮多不胜数,还有护卫数百,绝对是强大的一个家族。

  “正方,你说朱县丞会出兵吗?”蔡图双眸之中浮现一抹希冀,问道。

  “不会!”

  李严摇摇头:“就算县城被贼军占领了,他们朱家依旧安然无恙,因为他们家有兵马镇守,他们岂会在这个时候出兵剿匪,自讨伤亡,而且县尊大人,你可不要忘记了,他是县丞,是舞阴县的二把手,县尉死了,上千县兵全军覆没,县城被攻破,城中被掠夺,县令首当其冲,必然要承担太守大人的责罚,轻则罢官,重则丢了性命,届时就是他来接替大人的位置,你认为这时候他会出兵救你吗?”

  “对啊!”

  蔡图闻言,顿时摇摇头,有些自嘲的说道:“我等都是世家子弟,岂会不知道期中的关系厉害,看来本官这一次是在劫难逃,无论牧元中杀不杀我,恐怕都难以有活路的希望了!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