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里小说网 > 三国之龙图天下 > 第1804章 长江口之战 续二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04章 长江口之战 续二

  鳄鱼口水寨。

  这座大战之后的水寨,只有不到一半的建筑体能使用,防御也基本上被打破了,焚烧之后的痕迹更是明显。

  “战损如何?”

  蔡瑁站在夕阳之下,目光看着西边落下来的那一轮太阳,晚霞的光芒很美,但是却不是他欣赏的目标。

  他在看远处长江口位置的敌人。

  “这也算是一场遭遇战了!”

  一个参将苦涩的说道:“虽然我们用战术的优势,攻下了这一个水寨,但是我们的伤损不少,特别是攻打水寨的时候,敌军将领虽然有些幼嫩,但是敢打敢拍,和我们正面对垒,厮杀半天,让我们的损伤很重眼!”

  “无可奈何也!”

  蔡瑁叹气,然后略显淡然的说道:“战争就是打出来的,哪有不费摧毁之力就能够兵不刃血的拿下战争的啊!”

  这时代的战争,是冷兵器的战争,冷兵器的战争,相对而言,更加讲究一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  哪怕是大胜,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。

  这就是战争。

  无可奈何的战争。

  这个世界,即使是以战功为荣的武将们,其实对于战争,也是有些排斥的,因为战争太过于残酷了。

  “不过还好!”

  参将说道:“打到后面,吴军崩溃了,特别是我们乘胜追击之下,彻底了击溃他们的战意和斗志,所以事实上我们的伤亡都在前期攻打水寨的时候付出的,战损虽大,但是还不至于影响军心,我军儿郎,现在都还能保持最巅峰的影响力,即使算上战意,斗志各种情绪的因素,也不会折损我军一成的战斗力!”

  “这是好事情,接下来必是苦战!”

  蔡瑁非常的清楚,想要攻打长江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江东水军能曾经称之为当世最强,必有过人之处。

  贺齐更是一个不简单的名将。

  而且江东人才济济,一旦发现长江口岌岌可危,恐怕建业都就会派出增援来了,到时候更加难打。

  他问:“第一营回来没有?”

  “回来了!”

  参将回答:“已经驻扎在距离我们水寨不足五里的鳄鱼口北部水寨里面了,这座水寨保持的很好,刚好让我们驻扎,不过第一营有些伤亡不少?”

  “攻打海陵的时候出问题了?”

  “没有,我们的计划很好,但是敌军将领薛安是一条疯狗,他知道上党之后,不顾生死疯狂的咬住第一营,为了摆脱薛安的追击,第一营第四部曲折损过半,双牙战船折损五艘以上!”

  “该死!”

  蔡瑁瞳孔有一抹血色:“还是有些低估的敌人上当之后的表现了,以后要防备这种反噬才行!”

  利用海陵口的佯攻而吸引敌军注意力,这是战术布置,不过没想到还有一个不错的收获,比如把镇守在鳄鱼口半数的兵力引诱北上了。

  这也是他能顺利拿下鳄鱼口的原因之一。

  但是这样也有问题的,比如被敌军上当受骗之后,会恼羞成怒,不顾生死,不顾伤亡情况反咬一口,这样导致第一营主力受损。

  这是他的预估不足啊。

  “蔡司马,已经做的很好了!”参将轻声的道。

  作为暴熊水师的一员普通参将,青年很清楚整个暴熊水师的情况,中郎将诸葛亮很有能力,能带着将领们打胜仗,立战功,但是他有一个非常大的弊端,很多事情喜欢亲力亲为,所以这也算是被标志为揽权的一种行为。

  所以整个暴熊水师上下,年轻的诸葛亮是一言堂的。

  这一次能把蔡瑁放出来独当一面,那是因为蔡瑁的能力得到了诸葛亮的认可,诸葛亮不是揽权,他希望能放权,但是必须要他认可能力的人才行。

  所以蔡瑁这个军司马也算是得到了暴熊水师上下的认同了。

  “不必恭维我,相对于诸葛中郎将的能力,我还是不够的,他是天赋,他的学识,他的应变能力,都不是我能比较的,我清楚这一点,这世界总有一些人,会特别一点的!”

  蔡瑁出生世家,从少年时期一路成长,虽有波折,却富贵不改,唯有荆州一战,投注投错了,所以历经战败,被俘,归降,放逐,然后成为暴熊水师的一员,他的心灵仿佛洗刷了一遍,所以对于很多东西,都已经没有这么看重了。

  甚至是蔡氏一族组建被蔡图一脉掌权,他也有些不是很在意了。

  不过见识了波浪壮阔的大海,他还是希望有一天,大明的战船,能在这片无尽头的海域上纵横无双的。

  若非为了江东水师,这时候暴熊水师和景平水师都还在南海探测航道,把南海收入怀中,这是明朝廷的战略部署。

  当第一次远航的航队满载而归,这已经让朝廷对海外有了更清楚的认识,之前或许只是天子要远航,但是如今,朝廷上下都有远航的意识了。

  不过攘外必先安内。

  想要远航,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中原的动乱,一个稳定的政权,才能是他们远航最大的支持,不然远航回来,天下都变了,这就毫无意义了。

  “中郎将自不凡!”

  参将是一个青年,出身武备堂,他笑着说道:“当初我可听说过,陛下为了招揽中郎将,曾冒险孤身入荆州,还遭遇文聘将军的伏击,差点被斩杀!”

  “呵呵!”

  蔡瑁闻言,也笑了笑:“这只能说,陛下慧眼识英豪!”

  当年牧景去隆中,被文聘派兵追击,一路杀的上天入地的,这算是一个能让明朝廷上下都茶余饭后的谈资了。

  同样,这事情也造成了如今诸葛亮崛起,牧景明眸识人的典故,诸葛亮年纪轻轻,却有如今的这一番成就,很多功劳都会归功于当年牧景不惜生命的招揽之上。

  他想了想,问:“主力战船什么时候能抵达?”

  “按照计划,应该是明天中午!”

  “那立刻安排人,修补一下大战之后的这水寨,然后命令第一第二第三整合兵力,统筹伤亡,我要给中郎将汇报战况!”

  “是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翌日,清晨。

  诸葛亮率领的主力,提前的半日时间,抵达鳄鱼口的位置,本估算即将要面临一场恶战,但是情况比他预计的要好很多。

  “拿下鳄鱼口了?”

  诸葛亮眯眼,有些意外。

  “是!“

  军主簿明恒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,没有太大的能力,但是胜在一点,做事情仔细谨慎,所以胜任暴熊水师左军主簿的位置。

  他对诸葛亮说道:“根据蔡司马汇报回来的消息,他这一战打的有些险,不过他的战术用的很好,老将就是老将,经验充足,反应迅速,抓住了敌军的一丝丝漏洞缝隙,就是穷追猛打的,虽然战损不少,但是这是一场不可多得的可以列为琼崖武备堂经典案例的战役!”

  琼崖武备堂,基本上就是水军将领的摇篮,如今已是规模不小,更是景平暴熊两支水军不断争夺人才的战场。

  虽然这座武备堂如今培养出来的人才,基本上还在伍长,屯长的层面上折腾,但是他们胜在年轻,未来机会多多。

  而且基层将领的能力,也是水军要提升的的。

  不过琼崖的武备堂缺乏实际案例作为教材,所以会不断的收拢一些大战案例来作为教材,对将领们进行教育。

  “蔡德珪本身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,只是被憋的太久了,当年的荆州降将之中,他和黄祖,都是水军大将的佼佼者啊!”

  诸葛亮笑了笑,对于蔡瑁有如此表现,他非常开心,他的心胸本来就开阔,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,但是他喜欢亲力亲为,因为他的骄傲让他看不起很多庸庸碌碌的人。

  他喜欢有能力的人。

  “末将蔡瑁,拜见中郎将!”

  这时候蔡瑁已经登上了暴熊号,这一艘琼崖船坞下水不足一年的新式五牙大楼船。

  “德珪,无需多礼!”

  诸葛亮虽然显得年轻,但是执掌了暴熊水师也有一段的时间了,身上的威严颇重。

  “中郎将,这是鳄鱼口之战的详细军奏汇报!”

  蔡瑁送上一份军报。

  诸葛亮打开看了看,笑了出来:“鳄鱼口本身易守难攻,你能以一比三的伤损比例拿下鳄鱼口,已是不错了!”

  他不是一个很苛刻的人,对于自己认同的人,他会非常有包容心的,如果总他角度来看,这一战还是有些瑕疵的,不过吹毛求疵不是他的风格。

  “多谢中郎将赞誉!”

  蔡瑁松了一口气,不管如何,诸葛亮对他还是有几分认可的。

  “接下来,你打算如何做?”

  诸葛亮问。

  “我认为,可以试探性进攻闸口,以我们目前的位置来说,虽然可以登陆娄县,从陆地进攻,但是登陆是我们最愚蠢的招数,但凡有一丁点的可能,从长江杀进去,才是我们水师最应该面对的!”

  蔡瑁坦然的说道:“我们毕竟是水师,在船上才有战斗力,到了陆地上,一身战斗力能保持几分,说不定了!”

  “言之有理!”

  诸葛亮眯眼,眸子有一抹锐利的光芒盯着前方,道:“可闸口连带着松山口,加上北翼的凌渡,松江口,这练成一线,步步为营,只要我们攻打了,他们就能一步步把我们拖入泥潭之中,这颗对我们不利!”

  这是一张网,但是他们目前而言,并没有能破网的刀,在锋利的刀,陷入网口的卡位,都拔不出来的。

  所以现在进攻点对于他们来说,非常重要,毕竟长江口就这么大点地方,即使不被拦截,进去了也会被围杀。

  所以这一战根本避免不开,不和吴军水师面对面的来一场,他们等于一头扎入了敌军的重围之中。

  只有击败了吴军水师,他们才等于撕开了长江口。

  “同时进攻闸口,松山口,不给他们合纵连横的任何可能,只有压住了几个点,我们才能破网,然后我们可以派出一支兵马,在侧翼形成防御,给与我们足够的时间进行突破!”这是蔡瑁的想法。

  “这需要太多的兵力了!”

  诸葛亮却摇摇头。

  “如果没有足够的兵力,又想要破网,那只有一个办法!”蔡瑁苦涩的笑了笑,然后轻声的说道。

  “说!”

  诸葛亮眯着眼眸。

  “越过闸口,不管松山口,长驱直入,五十里突袭吴军中央水寨,我们来一场豪赌,看似我们能把他们的中央水寨先吃掉,还是他们从外围先把我们合围了!”

  蔡瑁咬着牙说道。

  诸葛亮深深的看了蔡瑁一眼:“我知道你能想到这个办法,但是你能在这种情况之下,果断而有魄力的说出来,这证明,你是一个合格的将领!”

  这个战术已经被暴熊水师参谋处给推演过一次了,但是他问蔡瑁,却不是想要考验蔡瑁能不能想到这样的办法。

  而是考验蔡瑁能不能果断的进攻,有时候主将和参将之间的差距,就是一个果断,在战场上,战机稍纵即逝,如果不能果断,那就会耽误。

  “第一第二第三营战损不小,休息两天吧,我把第六第七两营主力交给你的,你这两天,给我佯攻闸口位置!”

  诸葛亮没有等蔡瑁的反应,而是直接布置任务起来了。

  “闸口?”

  “没错!”

  诸葛亮道:“佯攻是佯攻,但是只是战略上的佯攻,战术上你要当成进攻点来打,不能露出半点痕迹,打到敌人相信,我们会步步为营!”、

  “是!”

  蔡瑁顿时明白了诸葛亮想法了。

  这是弄险之招。

  但是确是一个非常实用的招数。

  特别明军如今的时间不多,一旦进入枯水期,明军必须要退出长江口,不然就会遭遇敌军的反噬,甚至会应为大船搁浅而导致伤亡惨重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、

  蔡瑁领兵去了,这时候旁边有些沉默的左军主簿明恒开口问:“中郎将,蔡德珪毕竟是降将,值得信任吗?”

  “陛下有时候有些话说的非常有道理的!”诸葛亮笑了笑,轻声的道:“信任是互相的,你不给与他信任,如何能让他回馈你的信任,再说了,如今这局势,我绝不相信,他还有想要因为反噬我们,而投奔江东的想法!”

  他想了想,又道:“如今我们本身就人才短缺,是人才,自然要的用起来了,不能因为一些忌惮而弃用,战场上,一个人才可是能堪比十倍兵力的!”

  他看着周围的人,警告的一句:“还有,我不希望在我军中,还能听得到降将这个词语,蔡德珪是我暴熊水师左军司马!”

  “是!”

  众将顿时打了一个冷颤,纷纷的应声起来了。

  诸葛亮文雅,风度翩翩,但是在战场上,就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,他的气场之强大,即使是一些老将,都有些恐惧。

  所以他的话,在暴熊水师,那是堪比圣旨的。

  “中郎将,我们什么时候进攻?”

  “等!”

  诸葛亮道:“这么险,没有甘兴霸,我那敢打的,就我暴熊水师这点兵力,突进去的也是无济于事,等甘宁的主力与我们汇合之后,再来决定怎么打!”

  《三国之龙图天下》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